<ins id='tz6uh'></ins>
    <i id='tz6uh'></i>

      <acronym id='tz6uh'><em id='tz6uh'></em><td id='tz6uh'><div id='tz6uh'></div></td></acronym><address id='tz6uh'><big id='tz6uh'><big id='tz6uh'></big><legend id='tz6uh'></legend></big></address>

      1. <fieldset id='tz6uh'></fieldset>
        1. <tr id='tz6uh'><strong id='tz6uh'></strong><small id='tz6uh'></small><button id='tz6uh'></button><li id='tz6uh'><noscript id='tz6uh'><big id='tz6uh'></big><dt id='tz6uh'></dt></noscript></li></tr><ol id='tz6uh'><table id='tz6uh'><blockquote id='tz6uh'><tbody id='tz6u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z6uh'></u><kbd id='tz6uh'><kbd id='tz6uh'></kbd></kbd>
        2. <dl id='tz6uh'></dl>

          <code id='tz6uh'><strong id='tz6uh'></strong></code>

          <span id='tz6uh'></span>
        3. <i id='tz6uh'><div id='tz6uh'><ins id='tz6uh'></ins></div></i>

          午夜天我的十八歲散文隨筆

          • 时间:
          • 浏览:14

            十八歲,青春洋溢的年輪;公民,神聖而莊嚴的名字。

            我的十八歲

            十八歲,多麼美好的年華,一個充滿夢想的年輪。

            一生隻有一個十八歲,因此想把那年的經歷記下來。

            高一放暑假前,我17歲。那年在縣高中讀書,住在表姐傢。表姐在老傢可是遠近聞名,川劇團招演員,那麼多人去考試,一個公社隻有表姐考上瞭,成瞭縣川劇團的演員,領國傢工資,每次回老傢都是無限風光。其實我之前根本連見表姐的機會都沒有,不知道她長得什麼樣子。聽人們對她的誇獎,就覺得有一個仙女般的表姐,隻不過離我太遙遠。我考上瞭縣高中,第一次進縣城,隔房的三叔與表姐的媽媽是親姊妹,三叔叫我去找表姐,不定能幫上什麼忙。到瞭縣城,找瞭很久,天黑時才找到表姐傢。正好么姑媽(表姐的媽媽)在縣裡看病,還勉強認識我,就叫我住在表姐傢裡。不知么姑媽給表姐說瞭些什麼,引起瞭表姐對我的關註,叫我就住在他們傢裡,記得那一年父親給表姐背瞭80斤大米,其它什麼都沒給過,我就在表姐傢吃住瞭一年。

            後來聽表姐說,么姑媽給她講,有一次么姑媽當場天在街上,恰遇我的父親賣瞭一窩小豬,硬要拉著么姑媽下館子,請么姑媽吃瞭一碗面條,說我父親很仁義,認親情,我的母親已去世,我也很可憐,她就想到讓我在她傢裡暫時住著。暑假前的一天,中午放學回傢,見到擺瞭滿滿的一桌子菜肴,心想是不是表姐傢來瞭貴客,我很少見到有這麼豪華的午餐。表姐說:今天是小宇的生日,我專門給他準備瞭生日午餐,我們一傢人給你慶生啊九天玄鳥。我那時已經沒有瞭17歲少年的活躍,我很感動,但不知道怎樣表達出對他們一傢的感謝,默默地不知所措地站在屋子裡。表姐那天很高興,笑盈盈地祝我生日快樂,他們一傢子把氣氛烘托得很熱鬧。可就是那天,我心中有瞭一種想法,表姐傢孩子多,老大跟我在一個班讀書,表姐和表姐夫的工資除瞭生活就剩不瞭多少,我不能老在他們傢打麻煩。下學期如果去住校,傢裡是供不起的,那時農村糧食沒多大問題瞭,可錢卻無處掙到,光靠賣糧是絕對供不起我。一個農民傢的孩子,要想自強,就得不同於那些條件好的傢庭,要想辦法渡過難關,我決定停學,是我唯一的選擇。回傢去當一年農民,掙些錢再來讀書。那是我剛滿17歲進入18歲時做出的決定。

            放假前,我找到班主任老師,說我要停學。班主任說:停學要有正當理由。我說:我眼睛越來越看不見瞭,見到燈光就覺得是很大的一個圈,那個圈上有很多燈亮著。其實近視的人取瞭眼鏡看燈,就是那個樣子。班主任不是近視眼,他當然不知道,覺得我的眼病很嚴重,可以停學治療。我便到縣醫院開證明,給醫生說,傢裡很困難,想回傢做一年,掙些錢再來讀書。醫生很快就給開瞭需休學治療眼睛的證明,我順順當當到教務處辦瞭停學證明。

            八月份天氣酷熱,和父親商量,種幾分地的白菜。屋前那塊地一直是我們傢的自留地,土質肥沃,大概有四分地,大田邊還有一個長條形的坪坪,大概2分地。我買來瞭包包白菜秧苗載上,每天澆水,在補栽瞭三四次後終於大功告成。每天挑糞灌溉,一地苗子長得旺盛極瞭。可惜有長得最好的一塊,大概有十多窩,被我給施碳銨多瞭,死掉瞭多半,幸存的幾窩長出的卷心菜一個都有七八斤。大田邊的坪裡長得很是整齊,十月裡就全部包芯,大個大個的。一個漆黑的晚上,被人偷瞭10多個,我甚是可惜。第一次背瞭一背篼包包菜到街上去賣,很要面子,不敢背到街上去,正想著怎樣硬著頭皮去把菜賣瞭。路過街口的區醫院,醫院買菜美味性愛的說3分錢一斤,她全買瞭,我就把70斤菜都賣給瞭她。到街上一看,那些賣菜的還沒有我的好,要的是7分錢一斤,最差的都要賣5分。父親知道我賣菜怕被人看不起,也不為難我瞭,後來都是他背去賣,最低5分,每次到街上便一搶而光。

            包菜賣完瞭,我便將那些地種上瞭生薑。種生薑很有講究,要用專門的薑鋤挖溝,理廂,很深的溝,一次性施農傢肥、奇門遁甲磷肥、灶灰做基肥。下瞭種,苗長出來,分幾次把廂上的土倒下去。苗子提肥施後就不要再施肥瞭。那年薑豐收瞭,賣瞭200多塊錢,可不是個小數目。

            開瞭春,育秧苗的時候到瞭。大隊派我到公社去學習雜交水稻新式育秧發。講課的講得很清楚,我聽的很認真,回來便按老師講的操作。找四方的一塊地,挖一尺多深,底下留通氣道。用木棒鋪瞭支撐上面,撒上西貝就漲價道歉培植的基土,把泡得快冒芽的稻種均勻的撒在上面,再覆蓋細土,坑口蓋上薄膜。溫度高瞭,就要打開底部的通氣口。不久秧苗長出來瞭,綠茵茵的。我們傢載小苗時,其他那些在大田裡育秧的傢裡的種子還在冒芽子,都來向我取經,第二年那些人傢都采取瞭育旱秧的方法瞭。

            兩個大隊統一育小蠶。大隊蠶桑技術員專門要我去參加,我便有瞭一段養蠶的經歷。小蠶苗從蠶紙裡孵出來像墨蚊那麼大一點,用切得細細的嫩桑葉喂食,很長一段時間都要摘嫩桑葉。我們幾個人走遍兩個大隊,照長得最好的桑葉采摘。每天來來去去,哪怕汗流浹背,卻沒有感到苦累。唱歌的,說笑話的,講故事的,很是快樂。蠶寶寶在我們的精心照料下,睡瞭幾次眠,蛻瞭幾次皮,分瞭幾次簸,一大屋子蠶簸上下幾層都裝得滿滿的瞭。有一次我把外語書放在背篼底部,倒桑葉搞忘瞭拿出來,一個跟我年齡差不多的小夥子專門給我保管好,第二天給我,他說:你要看書就大膽看吧,沒有人說你,你跟我們不同,你還要去讀書。當著眾人的面,他說:以後不當農民瞭有出息瞭可別忘瞭我們這些一起養蠶的夥伴啊。從那天起,我就再不把書藏著掖著,有空就拿出免費看三級來背,一本在離開縣城時買的厚厚的《基礎俄語》被我背得滾瓜爛熟。三眠期一過,就要分發到戶,那一季的蠶苗特好,超過瞭成活率標準百分之二十,後來我又去讀書瞭,聽父親說大隊除結算瞭工資還給我發瞭獎金,總共有200元吧。

            早上都起得很早,那時的人沒有貪睡的習慣。我每天早上牽著牛,放到山坡上,哇哇地背幾頁書,然後就是練功夫。《霍元甲》一放映,我們學生就興起瞭練功夫,我常常拿著一根竹棍舞得呼呼作響。早上在山上找瞭一塊石頭,百把斤,雙手舉過頭頂,二三十下。還真把力氣練出來瞭,挖紅苕的時候,我從河下背瞭滿滿的一大背篼紅苕,汗水一條線從下巴流下去,可就是覺得不吃力,大概有三百多斤,自己都覺得吃驚。鄰近的人也很驚異:這小夥子才做瞭多久的活路,竟有如此之大力氣?

            這一年我十八歲,我的十八歲是在農村度過。我是農民的後代,也實實在在當過農民。挖地,栽秧,割麥子,打稻谷,挑糞,樣樣做過。也做過很多農民沒有做過的事兒,比如養小蠶。靠土地生存的農民,那就是臉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就是年復一年的勞作,如果要我當那種舊式的農民,我實在不甘心,因此我還是要離開農村。

            那一年我十八歲,我的十八歲是個農民。我感受到農民的期盼,我至今都在思考,如何去高效利用土地;如何去實現農村的產業調整、深加工、規模化經營;今天又如何去發展綠色無公害農產品。如果要做一個新式農民,也許有一天我會毅然決然離開城市,回去當一個農民。

            第二年,1985年9月,我又回到學校繼續讀書,歷經波折,最終完結瞭自己的讀書夢。

            18歲,我們的花季

            18歲的天空,天似乎特別的藍,白雲似乎特別的可口,連空氣似乎也泛著夢幻泡泡。

            18的我們,似乎沉溺花海般芳香迷人,似乎融入蜜缸般甜蜜誘人,似乎擁抱棉花團般柔軟舒適。

            18歲的我們,不管身體,還是心靈,都因發育而更成熟。我們有美好的夢想,有遠大的理想,有奮鬥的目標,我們勇往直前、艱苦奮鬥、頑強拼搏,隻為實現理想中的自己。

            18歲的我們,應獨立自主,應勇於承擔責任與法律,我們將不再是兒時天真爛漫的孩童瞭,成年的我們不管言語或行為都應三思而後行。

            18歲我們的花季,充滿挑戰、挫折與荊刺,為瞭不遍體鱗傷,我們要不斷充實自己,吸取經驗,塑造我們的人生。

            18歲,我祝福我們。

            獻給十八歲的自己

            風鈴帶走瞭回憶,淺草散發著季香。

            春去秋來,寒暑交替。

            在不知不覺中告別瞭洋娃娃的歲月。

            白雪公主和小矮人的故事,灰姑娘的故事,

            已在我腦海中存檔。

            驀然風起,垂憶往昔,仿佛經歷瞭一場時光旅行。

            十八歲,這個如花般的年紀。

            在陰霾與暗淡中,我幾乎要與世俗擦肩而過。

            每次的努力,都告訴瞭我生活的真諦。

            放眼從前的點點滴滴,我幾乎愧對那易逝的時光和疼愛自己的傢人。

            對於將來,一無所知。我無法猜透自己未來的路是什麼樣的。

            我甚至害怕這條荊棘叢生的路途,自己一個人無法走到終點。

            那短暫的時光,仿若白駒過隙。

            天空不曾留下飛鳥的痕跡,而我早已飛過。

            那段時光所留下的遺憾,是我永遠印在心裡的烙,永遠無法補及。

            我,無法饒恕自己破碎的心情,無法原諒自己的.任性與倔強,

            無法寬容自己所犯下的錯,無法接受以後一個人的生活。

            十八年裡,我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很好的記錄者,

            但我卻比任何人都清楚回時的路通向哪裡。

            我,於今天,十八歲瞭,再也不是那個懵懵懂懂的小女孩瞭。

            我很開心,我最重要的生日,會在傢裡度過,

            我感謝自己的父母給我瞭一場華麗的生日會。

            我送予自己的是湛藍色的禮盒,裡面是我夢想的翅膀。

            十八歲之前的我,是一個失敗者,空談傢。

            我是一個愛做夢的女孩,幻想更彰顯瞭我的不現實。

            我墮落,我畏懼,我辜負瞭父母對我的期望,

            我無法言語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感激,

            今天之後的我,會擔負起自己的責任,完成自己的使命

            然而我要告誡自己的是

            十八歲瞭,再也不能拖拖拉拉的做事情瞭,肆意的揮霍青春瞭。

            要懂得珍惜時間,努力發揮自己的潛能。

            十八歲瞭,再也不是那個可以任性,撒嬌,哭哭啼啼的小女孩瞭。

            要懂得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任。

            十八歲瞭,再也第一序列不能隨心瑞幸APP崩瞭所欲,直言不諱瞭。

            要明白,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自己的話有可能傷害到別人,

            沒有人再當你是童言無忌。

            十八歲瞭,再也不要有荒唐的想法。要學會磨練自己的意志,

            學會耐心的處理每一件棘手的事情。

            十八歲瞭,再也不要輕易放棄,學會抓住機遇,挑戰自我,做最好的自己。

            十八歲瞭,再也不要羞澀的活在自己的世界殺破狼,要盡量秀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從今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我的十八歲散文隨筆】相關文章:

          1.十八歲的單車故事精選

          2.我的星星散文隨筆

          3.我的左手散文隨筆

          4.我的1997散文隨筆

          5.我的同桌們散文隨筆

          6.我與我的單車散文隨筆

          7.小可和我的散文隨筆

          8.我的異鄉散文隨筆